首页 > 地域文化 > 文化长廊 > 正文

吃活猴脑儿

文章来源:海拉尔新闻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4-07-11 09:10:44

 作者:李强

    上世纪80年代初,去南方沿海城市,看到一家饭馆门前挂着“吃活猴脑”招牌,便好奇的进去观瞧,正赶上有几位操着广东口音的款爷点这道大餐,只见一位戴着高帽的大厨引导着其中一位来到后院向一个大铁笼走去。
    这是一只高足有2~3米,面积足5~6平方米的大铁笼子,里面关着几十只猴子。见到大厨来了,尚未靠近,就哗啦一下四散,纷纷背着爪子牢牢抓住笼子的铁壁,其中总有留号,没有抓住笼壁的可怜小猴,于是这些抓住笼壁的猴子不约而同地用一只爪子抓紧笼壁,用腾出的另一只爪子向外推那只未抓住笼壁的猴子。无助可怜的猴子在这群猴子的纷纷推搡下,像孩子们玩的“过筛子游戏”一样,把这只不走运的猴子推到笼子口,大厨毫不废力的就把这只猴子戴上枷锁牵走了。笼中的猴子们怀着犹豫不安的复杂眼神,目送着这只猴子。从它们惴惴不安的恐惧目光中可窥出它们完全应该判断到这只猴子的悲惨结局!这目光带有一块石头落地的暂时轻松,这目光带有无以名状的惬意,这目光带有无法掩饰的担忧。
    这小东西孩子一样的精灵与顽皮。一会就忘记了这些烦恼和不安,像孩子一样玩耍起来,笼中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又热闹起来。
    这只被带走的不走运的猴,犹如戴着镣铐押赴刑场,只见它步履蹒跚,极不情愿的被迫蹭着步,十分令人揪心,我真想拦住他们,不让其残杀这只猴子。这还不是最残忍的,更残酷的是活吃猴脑那一刻!只见大厨强行把小猴牵扯到一个圆桌子前,该桌子与其他桌子不同之处就是桌面当中有一个小盘子大小的圆洞,桌下的圆洞旁边装有卡子将小猴子脑袋牢牢地卡住使整个脑袋动态不得,只有四肢不停挣扎,而桌面上正好露出小猴子脑瓜顶,只见大厨用热水边泼,边用类似刀子似的专用工具麻利地刮掉了小猴头顶上的毛,露出了白色的脑盖。接着大厨抄起一个专用的小锤朝着小猴的白白的脑壳一锤下去,只听得猴子发出一声尖厉的残叫,一块杯子口大小的圆形头盖骨被掀了下来,露出了白白的猴脑浆,接着一勺滚烫的热油泼了上去,又是一声惨烈的哀鸣,接下下来就是撒上各种调料开吃……似乎是桌下越剧痛惨叫,桌上就越欢声笑语。这时不知谁家的孩子叫了起来:“爷爷,我不想吃猴脑儿了!”这时我才意识到,除了我好奇地在观看,还有其他好多人在观看,这爷孙俩就在其中之列。只见爷爷戴着一副眼镜学者般的风雅,小孙子只有5~6岁猴子般机灵可爱,他一连串的发问更是天真有趣:
    只听孙子问:
“爷爷,小猴子犯错误了吗?”
    爷爷回答说:“没有!”
    小孙子又问:
“那为什么抓它?”
    爷爷回答说:
“因为它长着猴脑儿。”
    小孙子又问:
“那些猴子没猴脑儿吗?
”
    爷爷回答说:“有!”

    小孙子又问:“为什么不抓它们?”
    爷爷回答说:
“因它们抓住了笼子壁,可是它没抓住呀!”
    小孙子又问:“那他们就没事了吗?”

    爷爷回答说:“只要有人吃猴脑儿,肯定有倒霉的小猴子啊。”
    小孙子又问:“那就别让小猴子长猴脑儿了呗?”
    爷爷语塞……
    此刻我本想吃一顿饕餮大餐的愿望早已跑到爪哇国去了……
    而今这种堂而皇之的活吃猴脑儿的场景很难再见到了,但那小猴子那复杂犹豫的眼神却时常在我眼前浮现。

新闻热点

2014-03-20 09:27:16
2014-03-18 10:57:43
2014-03-20 08:54:36
2014-03-20 09:01:47
2014-03-20 09:23:26
2014-03-20 11:04:24